程红兵 李镇西:公开课,不要再演戏了

admin 金樽娱乐 2019-09-02 22:23:24 3837

程红兵的来信

  

   镇西:

   我以为此类课应该分级,一级是参加工作不久的青年教师,完全可以沿用现在的流行方式,反复备课,反复试教,个人备课,集体备课,不断接受来自各方面的修改意见,最后上台表演。这一系列反复的过程是青年教师掌握规范的过程,是青年教师明确如何上好课的过程,是激发青年教师精益求精的过程。

   另一级是已经工作过好几年的教师,则绝对不能采用上述形式。在掌握规范多年之后,再表演规范,是在演戏,而不是教学实验,在掌握规范之后,应该是超越规范。

   听课是学习,就应该具有可学性,因此它必须在常态下进行,这是教育实验的一个基本要求。观摩课虽不拒绝漂亮,但绝对应该拒绝为表演而表演,拒绝为刻意追求漂亮完善而失去常态;失去常态,就失去了真实,失去了可学性。在目前观摩课更多追求表演性的时候,我倒觉得现在有必要提倡否定表演,杜绝表演。因为这种观摩课甚至连执教者本人平常教学也不这么上。可见其假到什么程度,虚到什么程度,脱离实际到什么程度。

   正因为是常态下的呈现,它就能给人以学习借鉴的意义。正因为是探索,所以无需圆满,即使是不成功的地方,也能从反面给人启迪和教训。

  

程红兵

  

李镇西的回信

  

   红兵:

   当然,公开课中的弄虚作假未必是我们的主观追求。导致这种客观效果的原因,我认为,是长期以来语文教育中对教学个性的排斥。是的,教学个性!

   语文公开课的规范化、模式化,实际上是传统文化中"大一统"思想对语文教学个性潜移默化的扼杀;而扼杀了个性,便窒息了语文教育科学的生命!

   于是,新的问题又涌出来:关于"奶奶",关于"小桃树",关于"我的梦是绿色的"......学生无拘无束地讨论着。或者是一个学生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或者是一种观点引起了不同的看法,或者是学生之间的碰撞,或者是学生和老师的辩论......总之,整个教室弥散着浓浓的学术氛围,大家都感到了一种交流的快乐。

   还不仅仅是交流的快乐,更有发现的喜悦--"我觉得'我'眼中的小桃树,就像奶奶眼中的'我'。""'它长得很委屈,是弯弯头,紧抱着身子的'这是写小桃树,也是写作者自己。""作者把题目由原来的'一棵小桃树'改成'我的小桃树',更能表达对小桃树的感情。""倒数第二个自然段最让我感动,作者把风中摇曳的花苞比作'像风浪里航道上远远的灯塔,闪着时隐时现的光',我读着读着感到一种向上的力量。""我最喜欢文章最后几句,作者对着小桃树倾诉自己的感情,其实也含蓄地表达了作者对理想的追求"......学生的每一个发现都令我惊喜。虽然这一切都不是我预设的,但我感到了学生是用自己的心灵感受作品,他们不是通过我的解说而是自己直接与作者对话。学生的提问和分析也许很肤浅、很幼稚,但这一切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收获而不是我的灌输。

   以前我不敢,现在,我倒很想试试。--我想以这样质朴、真实、自然的公开课,呼唤语文教学的个性。

   祝好!

李镇西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