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剑涛:重建中国的信念世界

admin 八大胜娱乐 2019-09-03 20:58:40 9190

  

  摘要:儒教中国在西方文化的全面冲击中陷入了全面危机。面对这样的文化危机,人们以为只要挽回了物质颓势就可以拯救中国人的自信。对此,徐复观认为,不能指望从物 质文化上重建中国,只有激活中国人的信念世界,重新张扬儒家价值观念,才可以期望国家的现代重建。这一主张涉及文化信念、制度建制与重建契机诸问题,徐复 观从这三个方面对儒教中国信念世界的重建展开论述。但关键的问题还是如何将信念的重建与国家的发展转变紧密连接起来,恰恰在这里,徐复观显示出与一般新儒 家主张不同的别致之处。

  

  关键词: 儒教中国 信念世界 精神激活 徐复观

  

  重建中国的信念世界,由两个相关事件构成,一是在现代的冲击下中国人丧失了对传统价值的信仰,对民族前途悲观莫名;二是中国要想应对西方挑战,必须以民 族自信心的重建为前提。一个缺乏自信的民族只会屈从压力,无以绝地重生。有鉴于此,徐复观终生的理论建构,都围绕着重建中国人的信念世界而展开。这样的理 论努力,为的是恢复中国人在西方进击下失去的民族自信心,从根本上挽救民族相对于政治危亡远为深重的精神危机。这是徐复观新儒学中最值得肯定的方面,却也 是阐释不多的方面。

  

  一、儒教中国之死与激活路径

  

  传统中国之“死”, 关键问题是传统精神之“死”。这种“死亡”,源于民族精神世界对他者的钦羡,对自己的轻蔑。从精神层面上讲,传统中国之为中国的理由,就在于儒家提供了中国的精神支撑,“儒家思想,是凝成中华民族精神的主流”。而且“以孔子思想为中心的中国文化,它主要不是表现在观念上,而是浸透于广大社会生活之中”。但踏入现代门槛,儒家的被弃,显示了传统中国精神的“死亡”。“孔子思想,在我们过去,是整个学问的中心。但这种情形,百多年来早已改变了”,“在中国现代青年脑筋中,对孔子思想的影响,的确是一天稀薄一天;甚至有一部分青年,无条件的抱有反感”。这正是人们无视中国古典文化有价值的积累,只看到中国古典文化落后一面的浓厚社会心理氛围。加之废除科举考试以后,以孔子理念为轴心的儒家思想几乎不进入教育体系,更加剧了中国文化的精神死亡危机。这种文化处境就是徐复观等人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中直陈的“我们不能否认,在许多西方人与中国人心目中,中国文化已经死了”。

  而“百年来中国民主建国运动之著著失败,更似客观的证明,中国文化的生命已经死亡。于是一切对中国学术文化之研究,皆如只是凭吊古迹”。加之人们遭遇中国政局的大变化,确实有些“四顾苍茫,一无凭借”。中国文化之死,似乎得到主观感受与客观事实的双重支持。

  比较文化史研究表明,一个活生生的现实文化形态,是一个从文化信念到制度安排、再到日常生活相互贯通的文化系统。因此,面对“四顾苍茫,一无凭借”、 似乎死去的中国传统文化,试图将之激活,就必须同时进行信念激活、制度激活和生活激活。然而,这样的工作谈何容易。首先,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工程,它恰恰 是一个理论家在书斋中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其次,这样的工作必须是与社会变迁相一致的理论疏导,但徐复观所处时代的中国社会情景似乎与之相反。再次,这样的 工作必须将中国传统的信念、制度与生活方式切入当下生活,而恢复儒教中国的日常生活秩序几乎是天方夜谭。可以说,三者构成了激活中国文化的三种具体路径。 问题在于,不论西方世界还是中国内部,对于激活以儒教为精神支柱的中国文化似乎都不抱信心,这是徐复观等人以英文发表《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之 后,痛感国人怀抱西方人的中国文化前景观念者不在少数,因此特地将之翻译成中文发表的原因。于是,从中国人的信念下手,就成为激活儒教中国的首选路径。

  激活中国的信念世界,有一个“能不能够”和“愿不愿意”的差异。“能不能够”涉及激活中国人民族自信的社会工程、知识清理与生活秩序重建的现实性问题。“愿不愿意”涉 及的则是具不具备激活中国信念的主观态度问题。比较而言,贯穿社会工程、知识清理与生活秩序重建三者的、具有穿透力和决定性的还是对待中国文化的态度。如 果连激活中国信念世界的主观意图都不具备,那么尝试激活国人自信的行动就很难付诸实践,即便偶然付诸实践,也很难具有顽强性和持续性。这关乎试图激活中国 信念世界的人士自身的民族文化自信的强度问题。

  徐复观在确立了重建中国文化的儒教信念世界进路的基础上,至少从三个方面对之进行了诠释。一是断言中国现代文化不是输在中国有没有文化储备和制度积累上,而是输在文化心理的自暴自弃上。因此他特别强调要拿出敬重中国文化的态度:“只 有知道家庭甘苦的人,才能丝丝入扣底为家庭添置东西;只有知道自己国家的甘苦,知道文化的甘苦的人,才能丝丝入扣底弥补国家的需要,文化的需要。我们谈中 西文化,一方面要认定我们有文化,同时也要反省我们文化的甘苦,使我们有资格,有能力,在世界文化的共性中,在世界文化的其他个性中,挺身起来,作正常的 接触,作正常的吸收。”

  可见,在徐复观看来,凡是免除了自暴自弃的扭曲性民族文化心理的人,可以自如地在中西文化间择取对现代中国文化发展有益的因素,而不至于陷在不知古人创 造传统文化的甘苦,妄自菲薄祖宗积累的悠久文化,却又找不到重建中国文化出路的反讽状态之中。一个民族的雍容大度,与这个民族的创造精神是紧密联系在一起 的。只有这样的民族才足以从容筹划民族文化发展的大业,而不会陷入怨天尤人、凄凄惶惶、踌躇不决的精神陷阱。徐复观就此呼吁中国人建立健康的学习心态,“乞灵于中国的文化,乞灵于西方的文化,乞灵于每个人的良知,乞灵于每个人求生的欲望,让大家来共同打开这一死结”。在这种健康心态中,“只今培养大家的人格,尊重中西的文化,使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良心负责,对自己的知识负责,对客观问题的是非得失负责,使人人两脚站稳地下,从下向上延伸,而不用两脚倒悬,从空倒下,则人心自转,局势自变”。友善态度的决定健全的行为,健全的行为导向满意的后果,一个对中国文化的好的态度,注定了中国人能够走出自暴自弃的文化阴影。

  徐复观知道,中国文化中科学与民主之缺是必须弥补的,不过他仍然强调,只有在忧患意识之中,这种弥补的必要性与重要性才能浮现:“中国文化,乃在忧患中形成,也只有在忧患中才真能感受。”

  二是以挖掘中国文化心理结构中有助于中国人树立自信的深厚积累,来奠立中国人自信的精神根基。《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就此成为徐复观等人鲜明表 达自己对中国文化态度的代表性文字。而这方面的阐述恰恰与前一方面的吁求是一致的。基于对传统文化的友善态度,徐复观等人首先强调,缺乏关乎传统的同情与 敬意,既无法了解传统,更无法亲和传统,自然也就无法推动传统的时代发展。对此,他们指出,一切以为中国传统文化已然死亡的学者,怀抱一种研究死的文物的 态度,“总 易忘了此过去之历史文化之本身,那是无数代的人,以其生命心血,一页一页的写成的。总易忘了这中间有血,有汗,有泪,有笑,有一贯的理想与精神在贯注。因 为忘了这些,便不能把此过去之历史文化,当作是一客观的人类之精神生命之表现。遂在研究之时,没有同情,没有敬意,亦不期望此客观的精神生命之表现,能继 续的发展下去,更不会想到:近日还有真实存在于此历史文化大流之中的有血有肉的人,正在努力使此客观的精神生命之表现,继续地发展下去,因而对之亦发生一 些同情与敬意”。在深怀同情与敬意了解中国文化的基础上,在断言中西文化需要相互学习的基点上,徐复观等人罗列出西方人应向中国文化学习的五大方面:一是当下即是之精神、一切放下之襟怀;知进知退、“廓然大公”。二是圆而神的智慧;“本此智慧,以与人论学,而应答无方,随机指点,如天籁之流行”。 三是温润而恻怛或悲悯之心;将源自上帝的爱深入本心,透过身躯,相互贯通。四是如何使文化悠久的智慧;超越一往无前的思维,安居乐业于此世界,从而发展出 上通千古、下通万世之心量。五是天下一家的情怀;超越不易融通的教派对峙、基督与异端的对立。正因存在中国文化的世界性优点,徐复观认定激活中国人的信念 世界是绝对必要和完全可能的。

  三是从中国文化的文化形态学着手,以重构中国文化的类型而重新确认中国文化的价值。他认为,中国文化是一种“心的文化”由此确定了从心的工夫上重建中国文化自信的理路。徐复观“心的文化”的建构,就是怀揣重建中国人自信的明确动机而进行的理论清理工作。他说:“中国文化最基本的特性,可以说是‘心的文化’。我讲这个题目的目的,是为了要澄清一些误解,为中国文化开出一条出路。因为目前对于中国文化的理解,许多是从对于‘心’的误解而产生的。”

  这番道白可见其为了恢复民族自信的孤心苦诣。他强调,中国文化所讲的“心”, 既不是形而上的,也不是形而下的,准确的定位是形而中的。因为心既是身体的一部分,又是人生价值的根源,人之上谓之天道,人之下谓之器物,而人心统摄人的 作为。与此同时,对心既不能做唯物的理解,因此不是什么客观的心;更不能做唯心的定义,因之也不是什么主观的心。作为具体的存在,依托于人的“内在经验”,对人发挥照明作用。它让人摆脱成见与私欲,“由心的作用主宰知与欲,转化知与欲。在这里,心才是人生价值的根源”。徐复观强调:

  “任何人在一念之间能摆脱自己所有的私念成见,即可体验到心的作用,故心的文化是非常现成的,也是大众化、社会化的文化。”

  可见,激活儒教中国信念世界最切近的路数就是回归中国的“心的文化”,而不是另觅西方形上宗教或形下世俗之路。

  

  二、从信念下手

  

  当徐复观确认激活儒教中国的希望在于信念重建的道路时,“返本开新”这一重建儒教中国的核心命题也就自然浮现出来。“返本”,常常被解读为返回原始儒家本源,其实追究起来,这种仅从时间向度上理解“返本”是不够的,因为“返本”的根柢是要返回原始儒家的精神世界,返回原始儒家自信甚至自负地重整人心秩序与社会秩序的心理状态与精神旨趣。可见,“返本”之议事关信念。这就与前述徐复观的主张紧密扣合起来。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