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

admin 金樽娱乐 2019-09-03 20:58:42 3005

  

   中评社香港9月25日电/中评智库基金会、中国评论通讯社不久前在美国华盛顿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一层会议室召开座谈会,邀请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J.Stapleton Roy,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研究副总裁、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包道格Douglas H.Paal,前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史汀生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容安澜Alan D. Romberg,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的资深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与会。座谈会由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中国研究系主任、亚洲基金会主席蓝普顿David M.Lampton主持,与会者围绕特朗普总统执政将会对中美关系产生的影响,各自给出了精辟的解析。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9月号《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详细刊登了与会者的发言,文章内容如下:

  

   余东晖、郭至君:开场白

   余东晖:感谢各位美国学界顶尖级中国问题专家来参加我们的思想者论坛,我认为这次论坛的时机恰逢其时,因为我们知道,就在今天同一天,华府正在举行特朗普上任后的第一次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我们非常重视此次思想者论坛,尽管该品牌论坛已经在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台湾等地举办过很多场,但这是首次在美国举办。我的同事,中评智库基金会国际部主任专程为此次论坛来到华府,下面她将简单向在座各位专家介绍一下中评智库。

   郭至君:非常感谢各位专家的莅临,我们的智库是2012年诞生的,聚焦两岸关系、港澳事务、中国外交与周边国家关系,当然还有美国与亚太地区关系的研究。我们的智库虽然尚年轻,但迄今为止已经举办过多种类型的活动,其中代表性的招牌活动就是我们的思想者论坛,正如余东晖特派员刚刚介绍的那样,我们已经在中国大陆、港澳台甚至是韩国首尔举办过我们的思想者论坛,但这是第一次把论坛开到美国华府,而且刚好与特朗普政府下的首轮中美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同一天举行,我们讨论的话题也是特朗普政府下的中美关系走向,所以我认为这次的论坛非常有意义,希望各位专家学者能在今天下午畅所欲言,进行真正的对话。

  

   蓝普顿:中美关系充满不确定性

   非常感谢中评智库基金会的邀请,使得我和我的同僚们能聚集在这次思想者论坛上彼此畅谈。我认为这个论坛是非常应景的,因为同一天的下午,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以及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也刚好在华府率团出席美国新政府下的首次中美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而且6月20日特朗普总统也在其推特上表示,他知道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尽力了,尽管结果是失败的。这便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以后特朗普的政策再如此不起作用的话,他会多大程度改变对朝鲜、对台湾、甚至贸易方面的政策?现在分析中美关系走向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我想先提出几个疑问,希望在座的我的同僚们能够根据自己的观点进行一些阐述。

   首先我想分析下两个国家现在的国内状况(Domestic context)是怎样的。现在的中国首当其冲的是希望能够弄清楚中美关系究竟如何,而美国则是认为首先美国人本身应该清楚自身的政策,同时让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理解美国的一些做法(American behavior)。

   在我看来,我们新政府的政治进程(policy process)还在进行中,不仅在机构设置上不甚妥当,而且也没有足够合适且关键的人选来执行政策,尽管有些人夸大了现在的状况,但要说美国新政府是不是完全在对华政策和对外政策方面准备好了呢?我不是很确定。

   也许在座有些人与我有不同的观点,但是我还是想听大家说说对现在美国政治进程的状态的判断。至于中国,中国的十九大马上就要举行,中国政府将会有人事变更以及机构设置的革新,这似乎很能够影响很多中国的对外政策包括中国对美政策,因此,我很感兴趣中国的国内因素会怎样影响未来的中美关系走向,也很好奇我的同僚们会对此有怎样的理解。

   第二,我不知道各位同僚同不同意,不过特朗普总统的政策与最初相比正在逐渐变得温和。例如对于朝核问题,他认为美国需要中国的帮助且中国能够在这方面帮助美国,所以他在对华贸易、“一中原则”以及台湾问题上与中国没有什么冲突,但是如果像他昨天在社交媒体上所讲的那样,中国并不能够在朝核问题上给予他希望看到的积极结果时,我认为他会变得再度现实起来。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会回到他刚刚当选时候对这些政策的表态?有些人会这样认为。所以,我们新政府的政策究竟有多稳定(stable)?这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疑问。

   第三,我不知道在座各位同僚同不同意,但事实上,特朗普上台之后对中美关系的做法与其在竞选之时的言辞大相径庭,他目前的行为让人觉得中美关系正在一帆风顺地继续发展,不存在什么问题。但事实上,比如在台湾问题上,现在的情况就比马英九担任地区领导人的时候负面了许多。大陆方面减少了陆客赴台旅游,中止了两岸的官方沟通对话,最近两个台湾的“邦交国”又先后与其断交……可以说,中美关系中重要的矛盾一个都没有解决,并且在向着并不合意的方向发展(less desirable direction)。

   最后,对于我来讲,我认为现在美国人最担心的是其在亚洲的影响力问题。我刚刚从中国边境的两个国家出差回来,我发现中国不仅在东南亚,在南亚、中亚以及东亚的经济基础设施建设都在扩大,可谓改头换面,但是美国在这些地区却没有参与,美国公司在我去的两个国家的基建建设中可以说是近乎隐形的,我们在当地也几乎没有什么人参与相关事务。

   我认为,在新的环境下需要认识到亚洲的潜力。总结来说,在当前这种对亚洲缺乏关切和并不将其置于优先地位的情况下,美国很难在亚洲特别是东南亚地区发挥其有建设性的作用,中美关系也难以推进。

  

   芮效俭:美中关系的战略问题——美中战略竞争与合作

   对于中国,美国应该从长远考虑。从大的历史层面上来讲,我们正在经历历史性的变革。众所周知,冷战已经结束,现在的世界格局进入到了后冷战时代(post cold war),目前已经没有了单一霸权的超级大国,而是有了一些世界性非常重要的主要大国和一些发挥很多作用的有影响力的国家以及等等其他小国。问题是,如何共处?

   从历史上来讲,美国更擅长应对黑白分明(black and white)的状况,即清楚地知道谁是自己的敌人以及谁是自己的伙伴,但是在现在权力制衡(balance of power)的状况下,有着许多不确定性(shades of grey),所以美国必须时时调整自己的政策以确保权力的平衡不会改变,但美国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好的经验。中国、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正是现在多极世界中的一部分,目前,由于区域的政策错误,欧洲的影响力已经削弱。

   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中国已成为美国作为全球领导者的主要竞争对手。即使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速度放缓,但仍然呈上升趋势,当然,中国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还能持续多久是未知数。另外,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困难的,但不是不可能的,这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中国经济改革的速度和广度,自2013年第三次全会以来,中国的经济改革进展甚微。由于中国现代经济的改革和更富裕的受过良好教育的社会以及过去三十年改革开放政策的成功,中国也面临着现代化政治体制的挑战。无论如何,中国现代化进程的结果是实打实的,这使得中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这些是基础性的改变而不是行为模式(behavior patterns)的改变。

   与此同时,美国在冷战后的世界里的主导地位已经有所下降。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美国在中东地区成本昂贵的军事干预措施使得美国的预算资源紧张、美国社会两极化、美国的基础设施恶化,使我们陷入了可能产生深远影响的新兴政治危机。不过,尽管存在这些困难,美国仍然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和经过考验的军事力量、创新和生产性经济、高等教育,以及在所有其他可能性已经耗尽的情况下迎接挑战的能力。显然,美中关系应该是我们外交政策关注的核心。

   从政治学角度来讲,人人都应该对美中关系感兴趣,因为美中关系其实在检验着一些非常基础的政治学概念。首先要提及的就是修昔底德陷阱(the Thucydides trap),这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我不认为民主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不会冲突,因为就人性层面来讲,个人之间、家族之间、家族部分成员之间都会起冲突,而这也适用于国际关系的层面,概括来说,产生这样冲突的原因就是守成大国担忧且妒忌新兴大国的崛起,且我认为,现在一些国家领导人表现出来的行为就印证了这一点,关键是,这个问题要如何解决?

   中国是反对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的。中国提出了和平崛起和和平发展的概念,习近平主席早就提出了中美之间应建立一种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此前国务卿蒂勒森首次访问北京时,也重述并尊重了这一概念。在奥巴马政府期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也呼吁应该在中美关系的合作与竞争中保持平衡,且合作是主导因素。尽管说辞不错,但是事实上中美之间的战略竞争并没有减少,反倒在增加,而我们的前一任政府对此没有任何作为。

   2012年,中国十八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国应该发展与国际地位匹配的强大的军事能力,美军当然也不愿意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在西太平洋地区获得的空中和海上霸权拱手相让,因此,两个国家都在增长军费开支。这么看来,中美两国在说辞与行为之间存在着相当的差距,而这样的差距会在未来导致严重的后果,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谈新型大国关系是无用的。

   当然中美关系还有其他问题值得关注。比如,美国和苏联在冷战期间的冲突是否会发生在美中关系中?按理说是有可能发生的。中国有足够的核武能力来对抗美国,冷战的时候美苏之间就存在核竞争,这样的话,我们更不应该轻率地谈论中美之间的战争。任何经历过战争的人都会希望战争不要重演,因为美中两国根本无法从战事中受益。至少我们应该问:中国和美国两个核能力大国之间是否有值得我们彼此之间直接冲突的议题呢?台湾问题可能算是一个,但在近几十年来,台海局势都维持了一个较为稳定的态势,且依据我的判断,美国在今后也不太可能改变本身已有的“一中政策”,刚刚当选之时的特朗普在“一中政策”上的小动作其实显示了他完全对美中关系的发展不甚瞭解,不过在后来他以及他的团队的表现已经证明他们瞭解了“一中政策”是中美之间沟通的基础,目前来讲这已经不是美中关系的一个问题。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