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尧:损坏图像——一次关于图像美学的错误运算

admin 银座娱乐 2019-09-03 20:58:23 8708

  

失真!失真!失真!

   所以,损坏图像的发生潜在地表现于图像代码的错乱当中。撕裂的或者直接混沌的,先前完整图像文件的代码发生错乱:文本字符的增产或消亡,移置或叠加,字符间的亲密或疏离,更多间隙 ...... 其实只要最小单元的变换都可以让一般图像转变成损坏图像。

黄尧:损坏图像——一次关于图像美学的错误运算

  

代码有约

   投射所生成的图像实际上是日常体感中所被合理化的。真实与否的议题沉醉在延后的讨论之中,体感操演的节奏在加速度的动力之下前置得逞,一种运算的原因在掌控这种高速的运作进程。而在日常情境下,面对投射的成像,我们倒是能够机敏地对图像真实度做出反应,尤其是在数码环境中。可惜的是这种反应往往太过于应急,以至于在微秒的质疑发生后我们又陷入被欺骗的静态——这就是加速度得以成功的可能。

   一瞥毕达哥拉斯派的预言,数的手段,运算的估计。一切事物的根本性构成,是以数作为基本单位的。数作为先在的存在,通过运算,塑造出具象形态。由数的单元到点线面体的 逐阶运算程式将世界构建。

黄尧:损坏图像——一次关于图像美学的错误运算

  

以惩罚者之名

   代码连接图像连接视神经,拒绝与否,代码运算的末端触手早于并已经延及到视觉冲动的根源。根据看的特权影响,构筑人类所认知世界的基础是一张张图像于视网膜的印刻。人身处着的,徘徊在个体身边的,也只是一张张图像所成为的景观。一切合理行动被导向对图像的强制性理解上。一个明显的例子:视觉缺陷的人甚至需要运用触感或其它去补充、重构失去的图像,这种被迫地对想像性图像的依赖是人围困于图像范畴之绝境的力证。

   图像的内容并非是为普遍所理解的实际对象了,图像的在场,甚至无关系合理性的图像的在场才合乎现在生存规则的无规则性。一切图像只要在场就得以足够。矗立图像的地、墙、顶不提供对视觉的可靠支点而本身成为坚固的三维体。而图像对时间的需求在早前促使第四维度熔铸在图像的表面之中,成为材料——图像志的庞杂收集癖在代码运算的激励下无比亢奋:时间维度纳入图像理解的实践范围。理解行动缺乏内容,并非因为内容的流失,而是内容在加速度下所达到的超内容状态。图像的真实与虚假不再是被热切关注的议题,亦或是说图像的属性已不止于真实或虚假的二元区分。图像要迈入不可思议的境地当中。

来源地址: